天灾还是人祸?日本暴雨缘何致死上百人

天灾还是人祸?日本暴雨缘何致死上百人
原标题:天灾仍是人祸?日本暴雨缘何致死上百人日本西部区域连降特大暴雨,引发30年多来最严峻水灾。据日本媒体汇总,到10日上午,已有至少130人丧生,将近60人失联。跟着搜救举动继续,灾情或许进一步扩展。日本地震、火山喷射等自然灾祸频发,防灾预警机制相对健全,民众防灾认识较强。这次暴雨为何形成这么多人罹难?【雨太大】灾情如此重,首要是由于雨太大。在活泼梅雨锋面影响下,西日本区域大范围继续暴雨,多地降雨量达前史高位。自6月底以来,西日本区域遭受大范围强降雨。日本气候厅数据显现,6月28日至7月8日,高知县马路村鱼梁濑区域降雨量为1852.5毫米,本山町降雨量为1694毫米,爱媛县石鎚山降雨量为965.5毫米,均超越从前整个7月的降雨量。多地降雨量在到8日的72小时内刷新纪录:爱媛县西予市宇和町523.5毫米,广岛县吴市465毫米,山口县岩国市444.5毫米。日本播送协会报导,全国大约1300个雨量观测点中,119处观测点72小时降雨量到达有计算以来最高值,123处48小时降雨量达最高值。短时间强降雨导致河流、水库水位急速上涨。在重灾区之一冈山县,仓敷市真备町一条河决堤,洪水冲垮大约三分之一房子,迫使上千人爬上房顶求救。仅在真备町就有至少28人罹难。日本气候厅9日以明仁天皇的年号把这场水灾命名为“平成30年暴雨”。这是自1982年长崎县水灾形成299人逝世或失踪以来,日本由降雨引发的最严峻灾祸。【地势差】许多罹难和失联发作在暴雨引发的地质灾祸中。日本疆土大约三分之二是山地。前疆土交通省官员、日本砂防滑坡技能中心专务理事大野宏之说,日本地质结构“软弱”,容易发作山体滑坡和泥石流。而日本民宅常常依势建在斜坡上或山下易遭水淹的小块平地上,一些房子处于滑坡或山洪的潜在受灾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讨所从事日本研讨的陈哲博士告知新华社记者,几十年不遇的暴雨引发山体滑坡,泥石很多倾注,居民逃避不及。即使躲在家里,假如房子方位晦气,仍或许遭埋葬。在另一处重灾区广岛县,特大暴雨在熊野町、广岛市安芸区等地引发大规模山体滑坡,导致数十人逝世或失联。别的,日本许多民宅是木制房子,尽管利于抗震,但反抗洪水、山体滑坡才能较差。据日本消防厅不彻底计算,到10日上午,347座民宅被彻底或部分炸毁,9868座民宅被水淹。【预警弱】政府预警不力,民众对水灾防备认识不强,是这次灾情严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共同社9日报导,各地政府算计向大约600万居民宣布“流亡告知”。仅仅,流亡告知不具强制性,不少人没有放在心上。日本灾祸心思学家广濑弘忠告知法新社记者,人类在灾祸面前或许呈现一种“正常化成见”心思,一味以为自己会平安无事,小看风险和要挟。一旦遇到灾祸,来不及逃跑。“人类的这种天分使他们不能在遭受滑坡、洪水时敏捷反响,由于它们总是忽然发作。”广濑说。另一方面,广濑确定,日本政府的灾祸预警机制也存在问题。在日本,大雨特别警报等防灾气候信息由作为中心部分的日本气候厅发布,流亡信息则由地方政府发布,而地方政府或许没有应对灾祸的满足经历。在陈哲看来,尽管日本校园的防灾教育贯穿整个教育阶段,但防灾演练首要以防地震、防火灾为主,在应对水灾、泥石流等方面有所短缺。暴雨来暂时,民众个人防灾认识不及地震发作时,可谓百密一疏。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9日说,政府将考虑修正灾祸和流亡警报的发布办法。(刘秀玲 胡若愚)(新华社专特稿)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